​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

 
 
 

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4
我是誰?

      歐陽國樑精神科專科醫生

[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4 - 我是誰?]  4/2021

我是誰? 我還有我自己嗎? 除了”NMO照顧者”外, 我的名字是什麼?

NMO是不治之症, 患NMO是一生之事, 後遺症也可以是一世. 長期照顧失明, 癱瘓的NMO病患, 我的生活翻天覆地改變, 我再沒有自己的私人時間, 空間, 興趣, 活動, 社交, 目標和計劃..全人都被照顧事務佔據, 我仍是以前的我嗎? 我剩下多少是真正的自己? 除了作為照顧者, 我的名字不止於此!

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3
男兒有淚不輕彈?
      歐陽國樑精神科專科醫生

[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3 - 男兒有淚不輕彈?]  4/2021

男兒有淚不輕彈? 只因未有容納處…

作為NMO照顧者, 我不想當巨人, 男人也是凡人. 請給我可以哭, 可以軟弱的空間! ...

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2
有誰共鳴?

      歐陽國樑精神科專科醫生

[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2 - 有誰共鳴?]  3/2021

屬”罕有” 的孤單, 問有誰共鳴?

NMO照顧者踏上一條少眾行的窄路, 怎看待這份”罕有”或”不幸”? 

NMO是罕有病, 全港只有約300個, 即是影響的直接家庭都是只有約300個, 屬於少眾的我們, 總覺孤單. 政府又不將所有治療NMO藥物納入標準收費藥物名冊中, 面對昂貴藥物, 有藥醫但冇錢食, 仿佛被社會遺棄, 置之不理…

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1
覺察壓力
      歐陽國樑精神科專科醫生

[照顧者心理健康系列 1 - 覺察壓力]  3/2021

NMO照顧者的壓力幾時才算爆煲? 怎去處理?

NMO病人多在30-40歲發病, 9成是女士, 作為NMO病人的照顧者, 多是病人丈夫, 年老的母親, 或姊妹, 若沒有合適藥物, 有90%病人會復發, 會再加重失明及癱瘓程度, 不能自己照顧自己, 照顧者面對四大方面壓力: 1. 長期經濟負擔 2. 長期照顧的勞累,  3. 不知道何時又復發的心理壓力, 好像計時炸彈..